江苏先锋网 > 基层党建 > 调研点击

企事业单位推行离岗退养土政策带来的危害及对策
2017年08月28日 15:06  来源:江苏农垦岗埠农场

  我国的《公务员法》自2006年1月1日施行以来已经多年了,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仍然推行内部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和一般干部职工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提前离开工作岗位仍与原单位保持劳动关系,企业待遇发放在50%以上不等、事业待遇不变仍由工作单位负责,即由领导职务改任非领导职务,俗称“二线”,一般干部职工则称“内退”,也就是本文探讨的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

  一、 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的做法

  近几年来,有些企业、事业单位相继出台了一些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的土政策,可谓五花八名,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两大类:

  1、 事业单位领导干部达到一定年龄(科级干部男55周岁、女50周岁),一律免去领导职务,改任非领导职务主任科员(或正科干部),回家休息,仍占编制,在编不在岗,其待遇不变,达到法定的退休年龄才办理退休手续;企业单位管理干部达到一定年龄(科级干部男56周岁,女50周岁),一律免去管理干部职务,退居二线回家休息,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办理退休手续。

  2、事业单位干部职工达到一定年龄(男55岁、女50岁)一律提前离岗,内部退养回家休息,仍占编制,在编不在岗,其待遇不变,等到退休年龄办理退休手续。

  这两类人员归纳起来,有其共同的特点,具体表现有如下四个特征:

  一是这些人距离退休还有一定的年限,少则4年,多则10年;

  二是这些人都在编不在岗;

  三是这些人仍占着编制;

  四是这些人的工资福利待遇跟上班人员一个样,事业单位都是财政供养;企业单位都是由企业供养。

  当然,笔者不是否定干部队伍的吐故纳新,干部新老交替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单位在职干部众多,老一辈的不退下来,年轻一辈就没机会。只是要考虑更合理、更实效、更人性化的办法,如任期制、实绩考核制、竞争考评制、竞争上岗制、择优任用制等等,不能实行“一刀切”,而要根据地方干部配备的需要,视其身体状况、工作能力、本人意愿、年龄情况综合考虑离岗退养的问题,这样既能调动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又能充分利用干部资源。

  二、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的目的和成因

  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起初出现在企业改制过程中,目的是为了减人增效,事业单位沿用这一作法,表面上是压缩编制,促进干部年轻化,提高工作效率,而实际上是腾出位子,为提拨干部创造条件.主要有以下两个主要原因:

  一是减轻财政负担.县直单位、乡镇机关机构庞大,人员臃肿,而且导致财政负担加重,政府成本增加,效率低下.因此,从乡镇裁掉人员进入县直机关,裁掉人员在乡镇

  担任领导实职,进入县直机关的大部分担任非领导职务;县直机关不论职务高低,不分男女,按照年龄划杠实行“一刀切”,实职一律改任非领导职务.

  二是推行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年轻化。每年从基层调出一批批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科级干部到企业机关、事业单位,给年轻人腾位,然后提拨一批批年青的干部.据统计,每个事业单位或中型企业每年从基层调整到机关的科级干部达10多人,机关”退二线”10多人,腾出位子30多个。

  三、 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带来的危害

  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这一做法是将企业裁减冗员的做法,用来裁减干部职工的一种得不偿失的做法,尽管这种做法有一些积极因素,但是其危害也是明显的,尤其是对机构编制管理工作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1、扰乱了编制管理。客观上造成了超编进人,混岗混编,编制部门核定的编制形同虚设,超编进人,超领导职数配备干部,借调或聘用临时工屡见不鲜,给企业单位、事业单位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2、增加了财政负担。这部分提前离岗人员依然享受国家规定的在编在岗人员工资福利待遇,实行财政或企业供养,空出的领导职务又补充了新的人员,无形中增加了财政负担,本质上是变相的“吃空饷”,无异于白领工资的“白领”。企业单位、事业单位搞“一刀切”,增加了平均预算,影响了行政效率,损坏了机关的形象。

  3、造成了编制膨胀和人力资源的浪费。近年来,为了精简人员,一些单位在机构改革中,采取不分学历、不分身体状况,按照年龄划杠施行“一刀切”的做法。虽然这些离岗的人员“休息”了,但是他们还是这个部门和单位的在编人员,既没有节省行政经费,因为这些切线离岗的人员仍然保持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又使一大批年富力强的干部提前成为“闲人”。与此同时,为了顶替离岗人员的岗位,还要招收或调进一批人员,又造成人员编制迅速膨胀的恶性循环。

  4、违反了《公务员法》。在《公务员法》设置的所有条款中根本就没什么“离岗退养”、“离岗休息”的内容。在《公务员法》中公务员享有的权利明确规定:“非因法定程序,不被免职、降职、辞退或者处分”的内容。在第四章第88条的内容中,规定了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本人自愿申请,经任免机关批准,可以提前退休。也就是说,符合国家规定的退休条件,经本人自愿申请,任免机关批准,才可以提前退休。同时又明确提出;“但必须说明,退休条件不是任何机关可以规定的,必须是由国家的法律、行政法规或者中央公务员管理部门作出规定。”显然,这里讲的是国家规定的公务员可以提前退休的几种情形,与“离岗退养”的土政策是不相及的两码事。

  5、 改变了干部队伍年龄梯形结构。近年来,一些企业单位、事业单位以干部年轻化为由,把干部“年轻化”错误地理解为“青年化”。对“离岗退养”的年龄一而再再而三地刷新,科级干部在50-56岁一律免职离岗退养的制度,到了这个年龄不用本人申请统统一刀切,免去领导职务离岗回家休息,等到达到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再办理退休手续。这种做法,既是对相关法律的无视,也是对干部权利的侵害,改变了

  我国原有的比较成熟的和规范的领导退居二线制度和干部队伍年龄梯形结构的有机整体。 一方面使一些德才兼备、实绩突出、群众公认的优秀干部,由于年龄原因无法合理使用,事业上的激情状态和工作经验无法发挥,产生了消极心理,挫伤了工作积极性。不利于单位的团结统一;另一方面使一些干部产生浮躁情绪。有的干部刚到一个岗位就又想着提拔,容易走上投机钻营、跑官要官的邪路。过快的领导更替难以保证领导班子的稳定。如果过度追求年轻化,没有一个稳定的领导队伍,工作上很难有战略性、前瞻性,易出现短视,容易导致拼资源、拼环境的短期行为发生。这些年在基层领导队伍中出现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风气,与把干部年轻化理解为“低龄化”有很大关系。

  6、造成了与民争利,酿成了不稳定因素。一些地方企业单位、事业单位的领导离岗后并没有真正“休息”,而是违反有关规定利用原来的职权、关系和影响做生意、搞经营。这些没有达到国家规定退休年龄的领导干部由于关系好、身体强、经验足,过早地离开企业单位、事业单位走上社会,挤占了下岗工人的部分岗位,造成了与民争利的不和谐现象,在群众中造成了不良影响,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

  四、提前离岗和提前退养的对策

  1、 严格禁止“离岗退养”。 国家领导同志全国组织部长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培训班上指出,要坚决纠正干部任职年龄“一刀切”的错误做法,从制度上保证老中青梯次配备的干部任职年龄结构,调动各个年龄段干部的积极性。各地各部门要从讲政治的战略高度充分认识离岗退养“一刀切”的危害性,认真贯切落实十七届四中全会、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有关“离岗退养”的政策应立即停止执行。上一级党委要将停办离岗退养纳入下一级党委年度目标管理的考核内容,逐级检查监督,确保离岗退养落到实处,不走过场。

  2、 以机构编制为龙头,形成部门联动的制约机制。编制部门严格控制领导职数和非领导职数;组织部门严格按编制进人;人事部门严格按编制核发工资;社会保障部门严格按编制办理社保。在管理上,严格执行“编办核编、人事核标、财政核资”的工作机制,组织、编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财政部门密切配合。一是组织部门要严格按照“三定”规定的编制数和领导职数,研究干部调整事宜,先看单位是否有编制和职位空缺,无编制和职位空缺的,一律不制定调整方案。在领导职数缺编时,要弄清拟定人选的编制、身份情况,不符合行政编制条件的,不考察、不任命。二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根据编制部门的列编通知单办理新增和异动人员的工资调整定级和转正定级及聘用手续,凡未列编的,人社部门不予办理。三是财政部门严格按编制核定的编制数和在编人数预算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经费,属财政拔款的机关事业单位,财政部门按核定的编制数预算办公经费和人员工资,超编人员只拔基础工资、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工龄工资等四项“裸体工资”,工资统发中心按编制部门开具的列编通知单办理财政统发单位人员工资统发。四是社会保障部门按编制部门开具的列编通知单或人员编制卡办理新增或调动人员的社会保障手续,凡未经列编建卡的人员

  一律排除在机关事业单位的社保范围之外。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要全面实行编制实名制管理,其人员异动,都在编制数和领导职数内进行,做到空编进人,满编不办进编手续。

  3、 积极探索领导班子年龄结构合理配备。 “选士用能,不拘长幼,明矣。”当前,中央多次强调优化领导班子年龄结构,形成老中青梯次配备。领导班子的老中青梯次配备是一个方向,也是我们党长期努力的目标,我们党历来就重视老中青干部梯次配备,在干部年龄结构上注重形成合理梯队。目前需要针对现实中存在的新问题在落实和操作的过程中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一方面需要改革干部选拔机制,从机制上防止“一刀切”的做法,建立和健全非领导职务管理制度,规范非领导职务的管理,控制非领导职务的职数,严格把握年龄关,建立非领导职务的考核办法;另一方面,通过扩大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来增加普通党员、人民群众在重要官员选拔中的话语权。还应加强党内票决制的力度,改变在某些地方存在的少数人选人,甚至一把手选人的问题。有些地方和部门在班子配备中搞“任职年龄层层递减”,这种机械地“一刀切”式的推行干部年轻化的做法,使得在选拔领导干部时,过分强调年龄,出现了“低龄化”倾向,甚至把“年轻化”等同于“低龄化”;有的地方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中,把德、能、勤、绩等看成了软指标,反而把年龄当成了硬杠杠。因而, 中央对干部队伍年轻化不是“低龄化”的再次重申,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优化领导班子年龄结构的新要求,是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新信号灯。领导干部要实行老中青梯次配备,防止“低龄化”、“一刀切 ”。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清醒地认识到:一张纸可以免去他们的领导职务,却管不住他们的“休息”,这些未达到国家规定退休年龄的领导干部,过早的离开了企业单位、事业单位走上社会,搞不好会酿成不稳定因素,与构建和谐社会不相适应。因此,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本末倒置,必须认真按照《公务员法》的规定办理退休手续,再不能推行或变相推行“离岗退养”之类的土政策。领导干部到了一定的年龄可以让出领导岗位,退居二线,组织上要根据他们的专业技术和特长,安排他们到适当的机构工作,充分发挥他们的余热,为改革开放作贡献,决不能把他们当成“绊脚石”。(杨作奎)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