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基层党建 > 调研点击

城市基层党建需要汲取“共享经济”养分
2017年10月10日 11:39  来源:扬州市邗江区委组织部

   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床铺……城市共享经济的兴起使得人们开始重新思考集体社会建设的意义、价值、可能和途径。新的经济领域也引导着新的党建工作频道,全国城市基层党建工作经验交流座谈会提出“党建工作也要与时俱进,守正出新”,这就需要我们汲取“共享经济”养分来推动城市基层党建的新实践

   【利己到利他的思维转变】

   “企业+互联网=企业”这是数字经济的公式;“互联网+企业=互联网”这是共享经济的公式。前者是将互联网作为自己利用的工具,后者将自己成为了互联网利用的工具。打个比方:品牌商+互联网还是品牌商,但是互联网+品牌商,就是阿里巴巴。在传统单位制结构中,将党员、群众凝聚起来为组织所用是党建工作的思路之一,但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牢不可破的单位制结构让位于社会组织结构的多元化,很多基层的党组织反映,党员喊不动了,难管理了;群众要求高了,难服侍了。其中的一个根源就在于我们尚沿用着“利己”的党建工作理念。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党员的党员身份和社会人身份在实际中是分离的,党组织要求党员奉献时,党员也要以普通人顾及自己的生计,随着竞争程度的加剧,这种社会定位压力大于党员定位的压力。如果仍单纯以强化服从来刚性推进党建工作,可能是适得其反。这就需要我们从“利己”到“利他”的工作思维转变,在一定程度上将党建工作放在党员、群众的利益之下去思考、去谋划。类如阿里巴巴以淘宝网的全球资源去扶持个体网商一样,党组织需要思考如何将自身的政治资源、组织资源、人才资源、物质资源等等去开放给不同的组织、党员、群众等等,设法去“利他”。资源越开放共享,其效益就越大,产生的号召力、凝聚力就越强。

   当“让党员和群众变得更幸福、更美好”成为党建工作的立足点之一时,党员和党组织就具备了良好的人格魅力,党的领导的根基就会立足于每一个党员、群众的心底。

   【聚焦“闲置”价值】

   供给方整合闲散物品或服务资源,需求方以较低价格获得产品或服务这样的互惠模式让共享经济市场规模一再飙升。聚焦“闲置”价值,成为了共享经济得以成功的要素之一。

   就现今而言,各级城市基层党组织对于“闲置”价值的利用已经有了探索,体现为:1、将党组织自身的闲置资源贡献出来,例如:部分社区将自身闲置的办公用房提供给培训机构、文艺团队等。这是最初的维度,即“我的是你的”;2、通过引入其他组织,以一定资金补偿的方式,来服务于自身建设。例如:部分社区引入家政公司,打造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这是第二维度,即“我的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但构建起城市基层党组织“众星拱月”的格局,需要我们跨越到第三维度,即“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是点与面的区别。

   就党组织本身而言,闲置的资源不光光是场所、物件等显性资产,也包含着知识、人脉、组织优势、政治优势、密切联系群众优势等隐性财富。基于自身优势的基础之上,党组织更应该学习会去当容器,不仅“盛”自身的资源,也要“盛”更多零散于城市的闲置资源。“淘宝”、“滴滴”等经验表明,它们通过互联网技术连接了物品所有者与需求者,使信息、物品和服务有机结合起来,建立了“中心平台+按需分配”的体制机制,这就是共享经济的颠覆性特征,也是党组织如何去成为“容器”的智慧所在。

   既然有了“共享经济”的助力,城市基层党组织就要学会借力。比方说:利用淘宝网等C2C平台,建立起党建资源超市;利用微信公众号实现区域资源互联互动互享等等。将自身的组织优势投射到“互联网+”的形势中去,学会做“信息”、“资源”、“网络”的“主持人”,这该是城市基层党组织聚焦“闲置”价值的大智慧。

   【用户所需,就是共享的土壤

   共享单车的出现,恰是瞄准了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难题;约一帮朋友唱歌越来越难,迷你KTV应运而生;嫌健身房太贵或太远,那就在家门口建造一个私人化的健身空间……紧扣市场脉动,聆听用户心跳,正是共享模式生机勃勃的根本原因。

   城市基层党建的需求是什么?单就“三会一课”、“发展党员”、“志愿服务”等各类“事”而言,基层党组织知晓的较多;但就离退休党员、流动党员、社区群众、白领、蓝领等各类“人”而言,还存在着“一知半解”。一方面在于“问得少了”。单纯复制“上级精神”的低成本、低风险以及“基层声音”向上传递的层级过滤,让“向下问”的频率变低;另一方面在于“不知道说啥”。党组织“把党建工作等同于党内自身循环”的思想误区加上党员“说了用处不大”的时间与频率的累积,造成了基层党员、群众的“政治冷漠”。

   党建工作既要见物见事更要见人,而见人的本质就是要把人的需求作为我们努力的方向。首先,是要把需求“问出来”。以党建网格化为导向,让网格员队伍成为专职的群众工作队伍,能走进家门,更能走进人心,让党员、群众能说、敢说、愿说;以“大走访大落实”活动为契机,把走走、看看、问问上升到结对、结伴、结亲,以“质”为重,同步建立起领导干部与基层群众常态化联系联络机制。其次,是要把需求“整理好”。“用户看过什么,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他们想要什么”,所以每个人打开淘宝后接收到的物品信息是不一样的,更准确的说,是量身定制的。这就是大数据整理、分析、反馈的艺术与魅力。把党情、民情报表、日记、诉求上升到不同类型的数据链条,借力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手段,让人脑把方向,让电脑来操作,这是诉求整理的新思路。最后,是要让评价“科学化”。什么是科学?就是“你认可,我也认可”。借鉴于“差评”、“投诉”对于滴滴司机物质的高受损率而言,党建评价的权力需要多极化,实现党组织、党员、群众的三向互评;评价的内容需要公开化,有问题需要摆上台面;评价的结果要实效化,考核不能不痛不痒,不仅要有“好评”的带动效应,还要有“差评”的威慑效能。

   【市场是发展的源动力】

   从“致力于解放已有闲置资源”的1.0时代到如今“分时租赁”模式的2.0时代;从房屋的共享到如今单车、篮球、健身房、停车位等等全方位的共享,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共享经济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市场运行方式。而促成这一改变的,正是市场本身。

   相较于经济工作而言,党建工作在“管”上侧重居多,而在“放”上有所畏惧。在党组织、党员的思想深处,“左”比右好,尽管现实的政治氛围十分宽松,但这种意识并没有因此而消失。一旦涉及到党的问题,就意味着涉及政治问题,政治问题是要靠党组织来把关的,在关口前基层党组织不大容易摆脱做出“宁稳妥勿冒进”的选择。而“关口”把的过严,则会在一定程度上弱化基层党组织的创造力。

   成功的改革往往缘于基层动力。共享经济如此,城市基层党建也是如此。一方面上级党组织应该增加基层组织的自主空间,减少一些清单式、命令式的应试教育允许甚至提倡多一些“素质教育”,更多地去定宏观的方向、设竞争的平台、营争优的氛围、督完成的成效、考工作的实绩、明考核的奖惩;更好地去帮助理清基层的需求,帮助理顺基层想做什么、能够做什么、适合做什么,答好“我能帮助基层做什么”的问卷。另一方面,要让党建资源下得去。上级党组织要在思想上做好“舍得”的文章,拿出改革的勇气,向下放权、资源下沉;下得对。从基层党建的实际需求出发,要抓住财力这个关键,推动经费预算向下划,抓住人才这个重点,推动优秀的干部往下走,抓住项目这个载体,把有潜力的党建品牌放到基层去孵化培育;下得好。要统筹好资源库,下沉资源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锤,不能增加基层负担,适当减少些资源使用的条条框框,实现集约、高效。要帮助基层把接受资源的载体建好建强,使下沉的资源、能量有处可去、有地可用。要让资源使用的情况公开化透明化,在阳光下运行,接受群众监督。   (姜凡)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