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时代风范 > 支书故事

金雨祥:弥留之际,他牵挂的仍然是村民
2017年08月07日 11:22  来源:泰兴市济川街道

  “书记啊,我来看你了……你现在也该息息了……” 

  清明节前夕,泰兴市济川街道三六村公墓,一位80多岁的老人在“金雨祥之墓”前,边哭边诉说。 

  老人叫张帮进,孤寡一人,原来住的房子年久失修,去年夏季连日暴雨让老人的房子摇摇欲坠。村里想将他安置到敬老院,但老人性格孤僻,死活不肯去。 

  “我们也有老的时候,不要为难老人家。”时任村党总支书记金雨祥听了村干部汇报后说。 

  金雨祥随后安排村干部到城里的拆迁工地,低价买来质量尚可的门窗、砖头、木梁等材料,并自掏腰包请来施工队,将张帮进的房子翻建一新。在病重弥留之际,金雨祥还惦记着老人门前的一段路“地势低、要拉点砂石铺一铺”。 

  其实,金雨祥关心的何止张帮进一人?清明节前后,一批一批的村民自发来到村公墓祭奠他,诉说着对他的无限思念。 

  当年他放弃“小老板”身份,回村当受气的“穷村官” 

  金雨祥曾经是村里公认的能人。上世纪80年代,借助改革开放的春风,头脑灵活的金雨祥从事服装经营“挖了第一桶金”,后来又办起私营服装厂,一年轻轻松松赚个十万八万,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1994年,针对村级班子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实际,党组织动员他回村担任村干部。起初,前去做工作的街道干部还有点担心,他能看上这“没品没级”的村干部岗位?不想,金雨祥爽快地答应了。有人笑他傻:放着“小老板”不干,回村当受气的“穷村官”,图啥?结婚后从没和他红过脸的妻子也不赞成。 

  金雨祥跟妻子周玉凤长谈了一次。谈他对乡土的热爱,谈他的人生理想,这一谈,就是一夜。“雨祥说,人不能没有钱,但又不仅仅为了钱。一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是真正富。”妻子周玉凤回忆起那一夜,至今仍刻骨铭心。 

  正是凭着这种甘做“傻子”的精神,1999年金雨祥高票当选为三六村村委会主任,2008年又走上了村党总支书记岗位。 

  在金雨祥的带领下,三六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生活显著改善,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各项工作走在全市前列,村集体经济收入从当初的入不敷出增加到36万元。 

  为了感化一个拆迁户,他曾在雨中站了半小时 

  “做群众工作要将心比心。有些事,群众一时转不过弯来,当干部的一定要有耐心。”金雨祥时常这样开导村干部,他自己则身体力行。泰兴城区北二环路征地拆迁,涉及三六村4个村民小组、200多户。金雨祥想方设法,将村里的旧学校利用起来,作为村民的过渡用房,加快了征地拆迁进度。但有个别拆迁户的工作却始终做不下来。有人主张限定时间、组织强拆,金雨祥不同意,“那样会激化矛盾”。他三番五次上门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有一次去时,下着雨,那户人家不给开门,他站在雨地里等了半小时,身上都淋湿了。见此情景主人感动了,开了门,并在拆迁协议书上签了字。 

  2009年,泰兴市在三六村试点推广机插秧,以减轻群众负担和劳动强度。这本来是件好事,但村民们就是不领情。“村民们认为机插秧间距太大,浪费了不少空间,会造成粮食减产,而且每亩还要付100元的费用,还是种秧更加稳妥。”村里的老干部蔡鸿泽回忆。 

  金雨祥带领村一班人每天起早贪黑,挨家挨户宣传机插秧的优势,并一再保证不会让村民们受到损失。磨破嘴皮子,总算一些村民将信将疑地勉强接受了,但是还有很大部分的村民左右摇摆。 

  这时,金雨祥想到了村里的老中心户长封春和。封春和脾气有些古怪,但在群众心目中有一定的威望。 

  “金书记打算请他出面,一起劝说老百姓接受机插秧。”蔡鸿泽说。 

  金雨祥几次上门后,封春和答应先试试:“就种一熟,万一不成功也就损失这一熟。” 

  水稻成熟收割后,封春和发现机插秧亩产确实要比传统育秧方式多100多公斤。这让他异常欣喜,也更加信服金雨祥,主动帮助做起了群众工作。 

  第二年,三六村在全市率先实现机插秧全覆盖,累计增产10多万公斤,为群众增收28万多元。 

  他尽力为群众解难事,从来不吃村民一口饭 

  “金书记尽心尽力为群众解难事,从来不吃村民一口饭,喝村民一杯酒。”村党总支副书记符涛说了这样一件事:2013年春,村民奚荣生打算翻建房屋,还没开工就遭到邻居的阻挠。原来,早在1992年邻居翻修房屋时,两家因为界址问题曾经闹得不可开交。而今,轮到奚荣生翻建房屋,邻居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符涛和其他村干部多次上门做思想工作未果,金雨祥了解情况后,白天忙村里的工作,晚上将两家人召集到一起调解,连续十多个晚上,他苦口婆心劝说,最后两家都作了让步,奚荣生家房子得以开工。按照农村习俗,奚家诚心诚意请金雨祥和村干部吃“暖”梁酒,以表谢意,但金雨祥婉言谢绝了。 

  2012年,金雨祥多方筹措资金,盖了村部办公楼,建起了便民服务中心、社区图书室、老年活动室等。村部大楼建设过程中,负责工程建设的江苏鼎圣集团项目经理唐展志,带了两条烟两瓶酒上金雨祥家,被“拦”在了门外。“金书记让我把买烟酒的钱用到工程建设上,千万要保证工程质量,不能有半点含糊。”唐展志说。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更加玩命地冲在第一线 

  2013年初,金雨祥被查出患了胃癌。在组织干预下,他去上海做了手术。回来没多久,他又忙开了。 

  “我们劝他多休息,但他就是闲不住。”符涛说。 

  去年夏天,连续多日强降雨导致村内路道积水、农田被淹,地势较低的村民家中受灾严重。金雨祥第一时间成立排涝小组,一天24小时轮班排涝,他自己也坚持在一线指挥,双腿泡在水中。 

  其实,那时候金雨祥最需要的是在家安心静养。可是,灾难面前他坐不住,每天坚持在排涝一线,风里来雨里去,这么一折腾,身体更加虚弱了。 

  每次回到家,看到浑身湿漉漉的金雨祥,妻子周玉凤很是心疼,然而,她却只能强压着泪水,她知道不管如何劝阻,都无法阻止金雨祥工作。 

  “那段时间,金书记每天让我骑着摩托车带他沿路看排涝情况,我当时还奇怪他怎么走路都费劲,不晓得他当时病情已经很严重。”刚从江苏泰隆集团来三六村工作的年轻村干部蔡飞说,由于金雨祥指挥得当,处置及时,三六村没有受到损失。“我到三六村工作一年多时间,金书记言传身教,让我学到了很多,坚定了我扎根农村的决心。”蔡飞告诉记者。 

  今年初,金雨祥的病情恶化,住到了上海的医院。躺在病床上,他记挂的还是村民和村里的工作。2月中旬,符涛他们前往上海医院看望金雨祥。“已经瘦成一把骨头的金书记,忍痛坐起来,一张张审核有关票据,布置开春以后的工作……”符涛哽咽着告诉记者。 

  “从病重起,我陪了他20天,他很坚强,没有喊一声痛,跟周围那么多人讲了那么多事,讲来讲去都是村民们的事、村里的事,没有一句家事。”金雨祥的妻子周玉凤告诉记者,问他对家人有什么要交待,他始终没回答。 

  2月25日,金雨祥带着对三六村的牵挂永远地走了,告别了他为之奉献24年的工作岗位。 

  整理金雨祥的遗物,人们难以相信,一个城郊村的总支书记,穿的都是三五十块钱的衣服。而这几年治病,家里还欠下30多万元债。 

  金雨祥走了,他把一个永不逝去的背影留在了三六,留在了三六群众心中。出殡那天,2600多人的村子,全体为他送葬,队伍绵延半公里,恸哭声连成一片。村民们扶着灵柩,脚步放轻放缓,请他再多看一眼三六……到村口短短100多米,走了20分钟。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