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新闻中心 > 要闻速递

记新时代的奋斗者王继才:守岛,就是守国
2018年09月14日 08:36  来源:新华社

  王继才同志守岛卫国32年,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我们要大力倡导这种爱国奉献精神,使之成为新时代奋斗者的价值追求。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王继才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

  1986年8月30日,王仕花登上开山岛,搜寻她“失踪”的丈夫,可只找着一个胡子拉碴、满身臭气的“野人”。

  王仕花气急:“别人都不守,我们也不守!”

  “野人”说:“要走你走,我决定留下!”

  王仕花走了,“野人”的心滴血了。

  可不到一个月,王仕花带着包裹,又上岛了。

  从此刻开始,他守着岛,她守着他,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开山岛上的“王开山”,这是人们对守岛人王继才的亲切称呼。

  32年,一口水窖、三只小狗、四座航标灯、数十棵被吹歪的苦楝树、200多面升过的旧国旗,勾勒、构成王继才的守岛岁月。

  坚守——直到守不动为止,他为一座岛作出承诺

  呜咽的风,鬼魅的风!——一到夜晚,狂风袭岛,劈头盖脸,往屋子里钻,无孔不入。

  王继才上岛前,来过4批10多个民兵守岛,最长的只待了13天。他们全都被这狂风吓跑了。

  “我用铁床堵住门,蜷在角落里,抽烟喝酒壮胆。”

  1986年7月14日,上岛第一天。怒吼的风把王继才逼到营房一角,整宿失眠。

  第二天,看到船,但任他呼喊,船就是不靠岸。

  一连47天,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犹如炼狱。带来的30瓶白酒喝光了,王继才也醉了,倒在哪里就睡在哪里。

  开山岛离陆地有12海里,是祖国的海上东大门。小岛只有两个足球场大,战时是兵家必争的黄海前哨、战略要冲,必须得有人值守。

  “我们下岛吧!”

  上岛第48天,妻子王仕花对丈夫说。

  王继才是瞒着妻子上岛的。得到消息,王仕花追到岛上却惊呆了——眼前的丈夫熬的是缺水少米的“原始”生活!

  当时,江苏灌云县人武部领导语重心长地对王继才说:“这岛,只有你能守住,不要当逃兵!”

  王继才望一眼这孤岛,乱石蒸腾出的热浪弥漫在海天之间,连过路的海鸟都不愿在这里落脚。

  王继才沉默着,但他明白无论是军令还是承诺,都不容违背。

  沉默着,他把妻子送上了船。

  等船走远了,他坐在岸边突然放声大哭。

  王仕花也在挣扎。她左思右想,一狠心辞掉教师工作,把两岁的女儿托付给婆婆,背着铺盖卷,也上岛去了。

  1987年7月,王仕花即将临产,却无法下岛——一阵风,就能锁住一座岛。

  9日这天,王仕花要生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把王继才急得团团转。

  “王继才,我坑你手里了!”

  情急之下,王继才抓起步话机联系镇武装部长,在部长妻子的指导下,自己动手接生!

  伴着孩子的第一声啼哭,王继才找来一把剪刀,颤抖着剪断了脐带。孩子呱呱坠地,连个裹布都没有,王继才撕开身上的背心在开水里一煮,裹在了孩子身上……

  这个孩子叫志国。

  1995年春节前后,台风连续刮了17天,粮没了,炊断了,全家人吃生牡蛎充饥。8岁的小志国撒的尿都是乳白色的,哭闹着要吃米饭,被父亲狠心揍了一顿。

  王仕花心里的苦说不出,只得擦一把眼泪,一手搂住小志国,默默抓了牡蛎放到自己嘴里嚼,等腥臭味嚼没了,再喂到孩子嘴里。

  到了第九个年头,家里更困难了:父母年迈、孩子上学、经济拮据,王继才盘算着:上岸多挣点钱,照顾家人。他想找老政委王长杰说明情况,可一找却找到了医院里——老政委身患绝症住院。

  请辞的话还没出口,老政委拉起他的手:“继才,开山岛由你来守,我就是走了,也放心了。”

  王继才心头一热,肚子里的话来回转了几圈,又咽了回去。

  他敬了个军礼:“您放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把岛守好,直到守不动为止!”

  坚守何其艰难!

  岂止是风浪的可怕。缺补给,王继才夫妇过了10多年半饥半饱的日子;没有电,他们点了20多年煤油灯;没淡水,他们喝了30多年雨水。

  雨水里有寄生虫怎么办?他们往水窖里放了一群泥鳅吃虫子。

  泥鳅吃完又吐出去的水,就是两个人的命。

  在岛下,三个得不到父母照顾的孩子相依为命。有一次,大火差点把三个孩子烧死。孩子们一气之下让人给岛上送了一张纸条:“再不回来,就看不见我们了!”

  字条上这些字,像是有人用刀剜在夫妇俩心上。王仕花见了字条,急急赶回来,把孩子们安顿好就要赶回去。三个孩子一把抱住妈妈的腿,哭着就是不让走。

  大女儿王苏抹着眼泪赌气说:“像你们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就不该要孩子,两个人在岛上过一辈子得了!”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王志国不理解父亲。

  后来他才知道,不得已的父母也有一片苦心:“独自生活,就是要让他们接触生活的压力,磨练他们,让他们成长。我们守岛虽然辛苦,也是为了要用行动告诉子女:做人要重诺守信、要诚实正直!自己承诺的事情,就不能言而无信!”

  2003年10月10日,灌云县人武部为王继才一个人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面对党旗,举起右拳,他庄严宣誓:“对党忠诚,积极工作……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在王继才的心里,守岛,已经从“有期限的任务”变成了“终生的使命”。43岁的王继才再次承诺:“守岛就是守国,遇到天大的困难,也一定要把岛守好!”

  32年,灌云县人武部的部长换了9个,政委换了7个;当年从岛上撤下的军人和民兵们,在各行各业收获各自的人生精彩,而王继才夫妇却始终像钉子一样钉在同一个地方,相当于连续度过了16个义务兵役期。

  随着年龄的增大,他们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座岛。后来,小岛上多了气象仪、水文仪这些监测设备,还需要做日常维护、紧急抢修。王继才意识到,开山岛也离不开他们了。

  为了守岛,王继才错过了女儿的婚礼,错过了外孙的出生,错过了与老父亲的最后一面……在大女儿王苏印象中,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岛是国家的,我走了,岛怎么办?”

  赤诚——岛就是国家,守岛就是守国

  王继才被一群人打了。

  脸肿得老高,嘴巴都合不上。

  他连话都说不清楚,可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违法的事,不行!”

  1999年3月,不法分子孙某盯上了开山岛。

  他借口将开山岛“开发成旅游景点”,谋划在岛上开办色情场所。王继才发现后,立即向上级报告。

  孙某怕王继才把事情搅黄,威胁他:“你已经30多岁了,死了还值。你儿子可才10来岁,要是死了,就可惜了!”

  王继才毫不畏惧:“我是为国守岛,就是死了,组织上也会记得我!你们要是敢干违法的事情,就试试看!”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见来硬的不行,孙某赔着笑脸掏出一沓钱:“只要你以后不向部队报告,赚了钱我俩平分。”王继才依旧严词拒绝。

  恼羞成怒的孙某带人把王继才拖到码头一顿暴打,还放了一把火,把他多年积攒的文件资料和值守日记全都烧成了灰。

  王继才始终不让寸步。后来,当地有关部门赶到岛上展开调查,最终将以孙某为首的一批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一年冬天,王继才巡岛时,发现海面上两艘轮船有异常,立即向上级报告。最后查明船上装的是走私的60辆汽车。

  一年夏天,蛇头王某试图借开山岛中转,组织49人偷渡,拿出10万元现金,想让王继才“行个方便”,可他还是一句话:“违法的事,一律不行!”

  临患不忘国,是为忠。

  “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开山岛是国家一类哨所,我们的职责就是不顾一切地守卫好。”32年里,王继才夫妇练就了“火眼金睛”。他们先后向上级报告了9次涉嫌走私、偷渡的违法案件,其中6次成功告破。

  “开山岛插着国旗,我们天天守的就是国土。”

  在王继才夫妇眼里,祖宗基业,寸土不能丢!

  曾经的开山岛在1939年被日军作为跳板登陆灌云,屠杀我军民1万多人。每每想起,王继才就越发看重值守任务:“我不能对不起老祖宗流的血!”

  由于长期身处潮湿环境,夫妻俩都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王继才湿疹起了一身,留下一个个铜钱大小的疤。

  多少个沉寂昏暗的夜里,王继才疼得睡不着。半夜三四点的时候,他悄悄起身来到岸边,一边抽烟一边眺望天海相接的远方,默默等待天亮。

  “王仕花哎,起来了,升国旗了!”

  每天清晨,王继才的这句话,成了叫醒王仕花的“起床闹钟”,两人开始做这一天的第一件事:升国旗。

  升国旗仪式并不十分正规——旗杆是用一根坚韧的长竹改造的,升旗台是夫妇两人一捧捧水泥一块块砖砌成的。升旗时,王继才升旗,王仕花敬礼,虽然姿势看着不那么标准,但神情坚定而神圣。

  有人不解地说,两个人的小岛,升不升国旗又有何妨。王继才的回答斩钉截铁:“守岛就是守国门,开山岛虽小,但领土神圣,必须升国旗!”

  2012年元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了解王继才的事迹后,专门从北京送来一座钢制移动升旗台和一面曾飘扬在天安门广场的五星红旗,王继才如获至宝。

  一次,台风入侵开山岛,王继才脑子里只想到一件事:国旗!

  他顶着狂风,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山顶,奋力把国旗降了下来。

  返回途中,突然一脚踩空,接连滚下17级台阶,肋骨摔断了两根,自己差点掉到海里一命呜呼。

  可他手里,紧紧抱着那面鲜艳的红旗。在他心里,那面红旗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第二天,闻讯赶来的渔民把他送到了医院。乡亲们劝他,为了一面旗摔成这样,如果真的命没了,值得吗?

  “守岛这么多年,开山岛就是我的家,如果哪天真出事了,就把我埋在岛上,让我一辈子陪着国旗!”王继才回答。

  传承——把根守住,王继才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2018年7月27日,积劳成疾的老民兵王继才,倒在了开山岛的台阶上。

  推开哨所办公室的门,一面国旗整整齐齐放在桌上。

  这是他生前升过的最后一面国旗。

  32年,岛上风浪大、日头毒;风吹日晒,雷暴夹击……国旗经常破损褪色,必须经常更换,王继才自己掏钱买了200多面国旗,他和家人把国旗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亲朋好友多少次问王继才,在岛上度过大好时光,少了家庭团聚,心里苦吗?怨吗?后悔吗?

  他总是说,自己是艰辛的,也是幸福的。他无怨无悔。

  偶有天气舒适的夜里,王继才夫妇躺在营房外的空地上。星空笼上层层薄纱,星光照亮着王仕花的脸庞——如果没有岛上数十年的风霜催逼,王仕花仍是当初那个被全村男人羡慕的俏媳妇。

  王继才指着天幕上的群星对王仕花说,王仕花哎,你看天上有个银河,这边这个是织女星,那边那个是牛郎星……

  王继才又看着王仕花的脸庞说,你跟我在岛上吃那么多苦,我吃的苦你也吃了,我没吃的苦你也吃了,这辈子我承诺了要在岛上守一辈子,如果要有下辈子,我还娶你做老婆。

  多年以后,银河还在天上,皱纹爬上了王仕花的脸庞。王仕花的眼泪从眼角的皱纹里淌了出来:“岛就是我们的家,他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他,我能明白,我一直都明白……”

  “父亲用一辈子兑现了‘守到守不动为止’的承诺。”王志国说,如今父亲不在了,但父亲的精神就是自己的根,只要守住这根,父亲就还能跟我们在一起……

  人人心中都守着一座开山岛。传承这份精神的,不止王志国。

  八月的黄海,日头正毒。狂风劈开海浪,呼啸而至。

  这个夏天的开山岛注定与往时不同。

  海风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发出阵阵呜咽,但有一群新的守卫者正陆续赶来,誓将这份可歌可泣的精神延续——他们守的,不仅仅是一座岛,更是一颗爱国奉献、矢志奋斗的初心!

  一场台风过后,第一抹朝霞渐染东方海空,王仕花带领开山岛民兵执勤班升旗点名。

  “王绪兵!”

  “到!”

  “胡品刚!”

  “到!”

  “汪海建!”

  “到!”

  “王志国!”

  “到!”

  “王继才!”

  大家齐声高喊:“到!”

  共和国辽阔的海疆,注视着这群守岛报国的接班人!

  43岁的胡品刚说:“上岛之前,没想到岛上有那么苦。上来之后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平凡中的伟大、平凡中的英雄。继才走了,我们一定要延续继才同志的精神,把开山岛守好。”

  “开山岛不仅是黄海中的一个地理坐标,更是一座彰显新时代奋斗者价值追求的精神丰碑。”灌云县委书记左军说,每个人的岗位不同,但职责都是保卫和建设国家。

  7月30日,王继才追悼会在灌云县殡仪馆举行。

  王继才夫妻二人几十年鲜有朋友来往,可是专程赶来为他送行的竟有上千人!

  王继才救助过的渔民来了,多年不见的乡亲来了,曾经守岛的老兵来了……一名山东微山的煤矿工人从网上得知消息,带着上小学的闺女专程赶来,向心中的英雄致以最后的敬意。

  “好久没见继才了,遗体告别时,我看他好瘦啊!”老友魏善林说起那天的情况,泪水止不住地流:“当年叫我去守岛,我没干,是他把我们顶下来了,他为此苦了一辈子!”

  几十年的老邻居顾保乔说:“前不久我劝他,快60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趁早打报告下来吧。他却说,‘不行,组织没让我下来,我必须守到底!’”

  8月6日,腿脚不便的王仕花作出了一个决定。

  她正式向组织递交继续守岛申请:“继才的承诺就是我的承诺,我要把岛守下去,直到守不动为止。”

  所有的人,默默凝望着这位一身军装的老大姐,泪水奔涌。

  8月15日,江苏省人民政府评定王继才同志为烈士。

  他的墓旁,人们失声痛哭:

  “继才,一路走好!”

  “王开山,一路走好!!”

  这是一个平凡的守岛人最后的旅程。

  很长很长时间里,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一台收音机,是这个守岛人的全部家当。

  上岛前两年的时候,王继才夫妇想种树。

  他们种过白杨、槐树,都没活。第三年,往水窖边的石缝里撒的一把苦楝子,竟然长出了小苗。就这样种了死,死了种,大树旁边种小树,渐渐成了丛,原来种不活的松树、桃树、梨树、无花果、葡萄、蔬菜……慢慢都种活了。

  “刚上岛的时候,岛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当时老王就跟我说,以后一定要把小岛建成绿岛,让上岛的人们能有一片乘凉的树荫,吃上一点鲜甜的水果。”王继才走后,王仕花夜晚还老是梦见他穿着军装驼着背,一点一点地给岛上的果树施豆饼肥。

  开山岛,欣然接受了这对夫妇用青春和生命送来的礼物,叶茂花开,焕发出勃勃生机!

  新华社记者 李 灿 凌军辉

  陈 聪 杨绍功 王子铭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