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知讯广场 > 文汇宽带

一段抗日时期的传奇爱情故事
2017年08月30日 09:58  来源:《海南日报》

  1943年农历七月十五日夜,“嘭”地一声枪响,日军驻新吴乡(今澄迈县永发镇内)尖岭据点的分遣队队长中山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这一残暴成性、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至死也未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曾经的得力助手——通译官陈光显手里。

  从一名被强征入伍,被迫协助日军调查共产党、国民党活动踪迹的台湾青年,到深夜潜入据点,将日本分遣队队长一举击毙的抗日先锋——陈光显,这位俊秀通译官的勇敢倒戈,源于在永发镇永跃村发生的,令他怦然心动的邂逅。

  一位明媚动人的姑娘 

  日前,在澄迈县永发镇永跃村的一间旧堂屋里,今年103岁的村民周明川端坐在铁椅上乘凉。已经严重耳背的他如今很少再与人交流,但却仍不忘和自己膝边年幼的重孙,讲述着一段尘封了近80年的往事。

  “1939年农历九月廿七日晚,村里的自卫队在面前岭截击从定安方向来犯的日军,由于敌众我寡、弹药不足,自卫队28人不幸全部被俘。”周明川记得,自卫队成员被俘后第二天,包括队长周家文在内的多名人员英勇就义,“中共新竹地下交通站救走的3名队员,也分别被刺了3刀至5刀不等,伤势十分严重。”

  澄迈县党史办副主任何传映说,当时事情一出,激起了当地一波又一波民愤,日军驻点周围也发生了多起电话线被割断、道路被挖断等“事故”。这让尖岭据点分遣队队长中山认定,这必是共产党引导永跃村的“刁民”所为,决定派出擅长日语、粤语、普通话、客家话、海南话的通译官陈光显前往调查。

  在永跃村调查了几个月,陈光显返回据点时却总是“唱老调”,只称“事故”与村民们无关,估计是隐藏在山上的共产党所为,这让中山十分恼火,但又无可奈何。

  陈光显不愿将在村中调查到的共产党、农会、妇女救国会等活动情况上报,因为他在这座村子里,邂逅了一朵明媚动人的“玫瑰花”,令他在情意萌动之下,应承了对方的恳求。

  周明川告诉记者,这朵“玫瑰花”叫周安旧,是他的远房堂妹,当时仅十八九岁。家境殷实的她容貌秀丽、肤色白皙、身材高挑,是村里出了名的活泼美人,陈光显被其吸引,很快便对周安旧展开了热情的追求。

  一场不被看好的恋情 

  陈光显的“攻势”虽然猛烈,但他日军通译官的身份,难免在他和周安旧之间产生屏障。周明川说,在陈光显表达心意后,周安旧虽也动心起意,但仍装作冷漠。陈光显急忙解释,自己是从台湾被日军强征入伍的,他之所以了解村里的共产党、自卫队、农会等情况却不上报,就是为了保护大家,为抗日尽些微薄之力。“听到这里,堂妹周安旧内心大惊,她恳求陈光显保守秘密、护卫村子,陈光显也一一应承了下来。”周明川说。

  “那时,他们的关系到底是福是祸,村里人议论纷纷。”周明川介绍说,自己有一胞兄周明庆,当时身具“民主政府保长”和“中共石浮交通站成员”双重身份,因此他对远房堂妹周安旧的这段恋情忧心忡忡,意图劝使二人断绝情丝。

  但周安旧却表示,陈光显知道村子里地下活动的许多情况,也向她许诺,绝不会出卖大家,否则二人就一刀两断,周明庆这才安了心。随后,在这位堂哥的支持下,陈光显和周安旧于1942年初完婚,一同居住在尖岭据点里。

  陈光显、周安旧完婚后,周明庆和几位自卫队员便时常以探亲的名义到据点“闲逛”,暗中考察地形。而周明庆设置好的隐蔽录音机,也常由周安旧带出。“这样一来,日军的信息便源源不断地传到我哥手中,再通过他传向中共石浮交通站站长王明春。”周明川说,抗日游击队有了这些关键信息,便在战斗中掌握了更多主动权,给日军带去了多次沉重打击。

  一次单枪匹马的暗杀 

  1942年农历八月十二日,临近中秋,尖岭据点的日军们个个都到院外赏月,聊表对东瀛故土的思念之情。借此机会,周安旧负责引路、放哨,周明庆则带领妇女救国会主任陈爱莲等潜入日军宿舍,翻出光洋23元。“周明庆在撤离时,还将一把毒药投到据点的水井之中,没想到险些引来杀身之祸。”周明川回忆道。

  原来,次日凌晨,日军发现井水变色,通过化验发现水中有毒。狡诈的中山立刻意识到,之前查看过水井方位的周明庆十分可疑,于是命人将周明庆擒来据点关押入监、毒打逼供。正在周明庆宁死不承认,即将被斩首示众时,陈光显及时找到了中山,称周明庆是其妻子的远房堂哥,若是周明庆下毒,很可能直接毒死自己的亲人。

  何传映告诉记者:“中山当时怒不可遏,反问陈光显若放虎归山,今后到何处去找周明庆,陈光显答,‘如果放他回去,我们夫妻俩用脑袋担保,保证他随叫随到!’”中山看陈光显话已至此,便同意放人,但对陈光显的信任也逐渐瓦解。1943年农历七月初,中山将陈光显调往日军加乐据点,自卫队苦心建立的尖岭据点信息源也自此断绝。

  陈光显刚被调离,日军在农历七月十二日下午就集结百余名士兵,对永跃村实施了突然包围,不但逐家入户搜查,将村民们集中拷问、殴打逼供,还派兵搬运柴草、汽油放火烧房。那一天,全村共有25间民房被烧毁、4间民房被拆除。其中,周安旧家4间房屋尽数被毁、损失惨重。

  “这一步狠棋,真正激怒了陈光显。”何传映说,那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晚上,陈光显回到永跃村和周明庆等11人商讨报仇计划。陈光显认为,自卫队人员、弹药不足,不宜和日军硬碰硬,还是由他单独杀入、击毙中山,再出来和大部队会合。

  当天晚上,凭借着对尖岭据点地形地势的熟悉,陈光显顺利避开哨兵,潜入到了中山的住地门口。在敲开中山的房门后,趁着对方疑惑地将自己迎入屋内时,陈光显果断地拔出手枪、扣下扳机,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一段难以梦回的往事 

  如今,再次走进永跃村,当年的烽火与激情已难觅踪影。随着岁月变迁,周安旧娘家的房屋原址上盖起一间小瓦房,后被其他村民拆除重建,只剩下一个堆砌着杂物、没有屋顶房梁的“半截”屋,一米多高的砖墙上,遍布着数十年来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

  抚摸着这座年幼时居住过的“半截”屋,周安旧胞妹之子周家雄告诉记者,他曾听外婆说起,那场大火后不久,陈光显击杀了中山并连夜赶回加乐据点,在没被日军发现的情况下,继续从事着“双面人”般的通译官工作。

  “日本投降后,陈光显与周安旧返回永跃村,同我的外公外婆住了几个月。在外公外婆和亲戚的帮忙下,他们乘船渡海,回到陈光显的故乡——台湾新竹定居,后育有2男2女,做起了服装生意。”周家雄说道。

  据周家雄了解,周安旧走后,于上世纪50年代寄回过一封给父母的问安信,“到1990年,周安旧独自回到永跃村寻亲,得知我外公外婆、周明庆均已逝世的消息后,她便忍痛赶往定安寻找我母亲,将一张自己与陈光显、子女的合照给我们看,现在照片已经寻不到了。”他记得,1991年,陈光显携妻子最后一次回到海南探亲,还用海南话和前来接机的周家雄聊起过往故事,并打趣道,“海南话和闽南话相似,我学起来快得很哩!”

  1996年,周安旧与世长辞,陈光显则在台湾独居,目前仍健在。(陈卓斌 周宗修)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