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先锋网 > 知讯广场 > 域外视界

国外政党扎“根”社区
2017年04月27日 16:37  来源:《上海党史与党建》

    政党是联系国家与社会的有效载体。国外政党通过建立基层组织开展社区活动实现与社会的良性互动,巩固并扩大自身社会影响力。

在社区内开展形式多样的社交活动

    许多国外政党都十分重视基层党组织在社区开展社交活动,通过搭建社交平台,举办各种形式的活动,促进党员与选民、党员与党员、选民与选民之间的沟通和交流。

    在英国,工党和保守党是主要政党,区委员会是政党的基层组织。在英国各个地区,都设有工党和保守党的俱乐部,社区居民可以在俱乐部中阅览书籍、观看影视作品以及开展其他娱乐服务,党务活动就是在这些社交活动中潜移默化得到开展。

    德国各政党的议员们会在圣诞节时在街头立起圣诞树,旁边摆张小桌子,上面放置一些酒水和宣传资料,与过往的群众进行交谈聊天;或者在节假日到来之前,深入幼儿园等场所,与小朋友们做游戏,进而同其家长进行友好交流和互动,探讨相关话题。

    美国主要政党的基层组织被称为“投票区委员会”,又称“草根组织”,在比较偏远的社区,美国政党基层组织主要为选民举办各种娱乐消遣活动,选民可以免费参加,甚至安排专车接送,服务可谓细致周到。

    一些西方政党面对基层党员流动性大以及对党的事务淡漠等情况,在基层社区建立“主题支部”“主题委员会”和“主题俱乐部”等组织,基层党员和社区居民可以在此举行非正式会晤、联谊聚餐、阅读书报和开研讨会,通过这种方式来丰富基层党组织的活动。

    密切联系民众,服务民众,开展社区走访服务活动

    政党同民众的关系对于任何一个政党的生存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国外一些政党将视线转向国内,更加注重同民众之间的关系。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通过议员接见选民制度和议员访问选民制度来联系民众。议员接见选民制度是议员每周必须抽出一个晚上时间深入社区,接见本社区的选民,民众就平时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向议员反映。对于民众反映的与现行法律政策相冲突的共性问题,由议员向政府和国会提出审议申请,对不符合现实情况的法律政策进行修改。访问选民制度是议员在每周日晚上走访社区,挨家挨户听民众反映实际问题,有问题的当场记录下来,没问题的递一张名片就离开。

    南非非国大经常在各地举办“人民论坛”,党的高级领导人亲自参加,与社区党员群众进行长谈,当面倾听党员群众的呼声。同时,南非非国大的“全国工作委员会”每两个月分别到全国各地开会,同社区群众和基层党组织成员进行交谈,听取地方意见和建议。

    注重同社区社会组织的沟通与合作

    在西方国家政治生活中,产生的各类社会组织是公民社会的中流砥柱。政党作为影响国家权力的重要政治力量,十分重视同社区社会组织的沟通与合作,熟悉它们的运作规律,反映它们的利益诉求。

    美国民众的自组织水平很高,公民社会十分成熟。在与政府、政党和政治家的对话过程中,单个选民的力量显然不如组织起来的非政府组织。美国的社区一般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非政府组织,经商者有商会组织,教师有教师工会。这些社会组织有自己的利益取向,通常可以用同一种声音来与政府、政党和政治家对话。这些社会组织与政党的关系是一种相互需要、相互支持的平等关系。因此,美国政党非常重视同社会组织的关系,紧密依靠社会组织开展各项工作。比如,美国民主党规定,基层选区主席要熟悉基层选区的分界线、经济状况以及它们的企业、学校和商业机构,参加家长教师协会和其他公民组织。

    国外政党与社会组织的互动是双向的,一方面是政党对社会组织实行嵌入,鼓励党员加入其中并为其提供必要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社会组织也会协助并支持政党在基层社区开展各类活动。

    利用互联网在基层社区开展互联网政治

    科学技术的进步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社会生活,也深刻改变着政党政治。国外政党开始在基层社区开展互联网政治。所谓互联网政治,即依托互联网进行的政治宣传、政治竞选和公众参与等活动。

    在美国,新媒体已成为竞选活动中的重要力量,奥巴马的竞选成功离不开竞选团队对各类社交平台的有效运用。在2012年大选期间,奥巴马为寻求连任,竞选团队动用了大量网络社交力量,在美国50个州分别申请了社交平台账号,组建了100多人的团队来专门运营这些账号,与基层社区的选民保持沟通和交流,尽可能吸取更多的支持者。

    2012年荷兰大选中,1600万荷兰居民中,有700多万民众使用各类社交软件,荷兰大部分政治家、政府机构和政党都设有网站或社交媒体账号,基层民众可以通过这些渠道与政党进行互动。研究发现,在荷兰连续三年政治参与下降之后,随着互联网新媒体的出现,民众的政治参与程度再一次回升。(常凌)

  • 附件:  

分享到:
相关信息
江苏先锋网